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燊海师生情

2019-09-11 17:47:39来源:极速江苏时时彩-江苏时时彩官方网分享到

四十年前的秋天,迈着稚嫩的步伐,穿过燊海井灶房后面进入盐井小巷,带着对“读书”的懵懂憧憬,我走进了新生小学的大门。

新生小学,依山而建。前临大安街,背靠元宝山。左边是卤气蒸腾的燊海井、碧波荡漾的长堰塘,右边就是因盐业兴盛而繁华热闹的大安街道了。这所民间称作“新生校”的小学,始于民国时期的川康盐务局第二盐工子弟校,是周边各校中教学质量较高者,出过好些优秀的学长学弟。

初次入校,来到我的教室,怯生生的小子邂逅了一张笑脸。那是一张美女的笑脸,眉清目秀,亲切慈祥。一头乌黑短发,带来神清气爽。班主任吴华文老师,在入学收据上留下了她工整清秀的字迹。当时的我和同学们,自然没意识到在那个美丽的秋天,延续一生的师生情缘开始了。

吴老师的声音,清脆而富有感染力,像磁石一样吸引了一群少年的注意力。同学们轻松学习,快乐成长,转眼就迎来了第一次期末考试。正值隆冬季节,冷风无声地从门缝和窗户往里灌。我僵硬着手指,用铅笔一笔一划地答完试卷时,教室内其他同学大半已交卷离去。我抑制着内心的慌乱,仍然按吴老师预先教导的做法,从头到尾把所有试题检查了一遍,居然还改正了几处错误。监考的两位老师一直站在一边,待我最后一个提交卷纸,吴老师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当我们的学生生涯首次相逢六一儿童节,各班要推荐优秀的学生加入少先队。那时,加入少先队的名额有限。我在班上进入推荐之列,高兴了一阵。不久又听说吴老师的侄孙也受到推荐,心中不禁有些忐忑。因为他也是我们班一位优秀的同学。不过,到了六一这天,我还是登上了主席台,成为一年级首批打上红领巾的人。(王典平)

接受吴老师呵护的时间其实很短,一年级的光阴转瞬即逝。从二年级开始,班主任由另一位颇有魅力的王永书老师接任,直至毕业。我们和启蒙老师的感情却并未由此生疏。在校园里碰到吴老师,她总是关切地询问我们的学习和家庭情况,同学们对老师愈发恭敬有加。当我们都长大了,吴老师关心的内容又增加了工作和婚姻。我请老师给我补写一个赠言。她经过一番思索,写下:“希望和将来伴你走向社会、步入人生。美好、幸福的将来是你的希望。愿你的将来正是你的希望。”后面,是她工整的签名和日期。

一年师生,终身缘分。各类同学会中,很难有小学同学聚在一起的。然而,我们的小学同学,人到中年的一群性情中人,还能依偎在吴老师身边,拉家常,诉衷情,形成了一个不常见的以老师为核心的同学群。非同学之功,乃老师穿越时空的魅力使然。同学中,才子佳人甚众,浩子顺手拈来,给出一个“发小拾梦”的群名,成为大家置顶且关注度极高的一个群。

吴老师数十年的教学生涯,长期担任班主任,以她暖心的笑容和特有的魅力,影响着众多人生初始的孩子们的人生观。吴老师八十大寿前夕,经过一番布置搜罗,同学们纷纷挑选出能体现自己成长足迹的照片,包括她老人家所关心的我等家人、孩子的照片,精心制作了一本电子相册,以答谢老师长期的关爱。

八十高龄的吴老师,精神矍铄,思路清晰,风采不减当年。她却总是谦虚地说,自己记忆衰退,老了。于是,每次聚会,她都会准备一个简短的讲稿,表达师生相聚的、其他人感受不到的温馨幸福。她说,每一次相聚,都会留下不同的美好回忆。她说,每次回去后,都会反复咀嚼好一阵子,努力留住细节,留住与我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。末了,仍然是那种甜咪咪的笑。

有时候,我们会约上几个同学去看望老师。听到紧要处,她会招呼女儿:“七妹,你快来,把这位同学说的记住,以后说给我听!”有时候,老师会打来电话询问近况。但凡接到电话,听到那清脆、熟悉、滚烫的话语,我都会不由地站直身子,热泪盈眶……

母校由于紧邻燊海井,后改名燊海小学,以“传燊海文化,育时代新人”为己任,如今已合并到其他学校。它背靠的元宝山的名字已被人遗忘,早就建成了拥有翠绿山林的燊海公园。长堰塘早被填平,被修成了宽阔的公路。曾经繁华的大安街,已然衰败,正在经历巨大变迁……每当从已关闭的校门前路过,都会生发斗转星移、沧海桑田的深沉感叹。

时间留不住美丽韶华。仿佛一瞬间,曾经幼稚的同学们都被忽悠到了年近半百、两鬓染霜的中年,但每一张平静的面孔后,都有一番壮怀激烈。时间不能改变的,是在这所学校,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师生情谊,它有着燊的炽盛、海的博大、盐的纯净。